Gun—梅香咸鱼

是这里,在这里。
低产写手在夹缝中生存,
拙劣日翻每天都在摸鱼。

© Gun—梅香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米英】Gain My Queen【重修】00-01

阅前说明:
▪扑克设定
▪主米英 内含少量普洪
▪米英属于他们彼此,ooc我的锅

Chapter 00

预料中的,一场大雨如期而至,及时地浇灭了敌方魔法师放出的火焰,水火相撞发出的呲呲声响带起灰黑的烟雾上升到空中与乌云搅为一体,而更令他们气恼的是混合着魔力的湿润雨汽让他们再擦不出一撮火花来。
“哈,这点小火花可阻挡不了hero的脚步!”说着,阿尔弗雷德朝敌军守将挥出致命的一击,“hero的雷电可要比这奏效多了!”。话音刚落,一道惊天巨雷就在敌方阵营中炸开,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凄惨的喊叫。那被砍倒的将军不甘地回望身后行影狼狈的队伍,心中的绝望让他永远地闭上了双眼。雨水混入血液沿着剑锋滑入脚边的泥泞,巨雷带来的新火焰仍烧得噼啪作响,战场上弥漫的硝烟也尚未散尽,而将士们为这战役的告结欢呼着,黑桃国的旗帜重新在这片土地上飘扬,胜利已然握入手中。
“打扫战场,准备进城!”阿尔弗雷德举剑高声发令,并用传声魔法让每一位战士都听到命令。他挥剑收入鞘中,愉快的心情让他也迅速地行动起来。毕竟,收复莱尔城是这次征程的最后一站。

而在另一处,与战场的嘈杂截然不同的静谧洞穴中,一个披着土黄色破旧斗篷的男人正透过眼前的映射魔法实时观看这场战役,他轻骂出声,“真是个狂小子!”而其微微扬起的嘴角却透露出他愉悦的心情。抬手收起魔法映射,转身大步流星地迈出洞口,朝着那明明是晴日而上空却奇异地汇聚了一片卷覆着闪电的乌云的边塞之地走去。他想,是时候去会会他的得意门生了。

在整日的忙碌后,总算是大致安排好城内外的重要事务,至于接下来更为细致的安排将在明日天亮之后再展开讨论并处理。尽管关于莱尔城的问题还有很多,但现在确实该让这些经年为国家奋战的勇士们好好地休息一晚了。阿尔弗雷德在与副手戴维互道晚安后独身走向了原城主的休息室,深夜中格外寂静的走廊回响着自己脚步声,而因城池易主尚未安排仆人点燃灯火让这脚步声更显空洞,难免不让他想起一些童年时代从抚养者处听来的骇人故事中令人惊惧的桥段,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在阿尔弗雷德急急来到休息室的门前时,却蓦地停住了动作。虽然休息室的房门依旧紧闭,但其中却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就像是某人的吞咽声,这让他稍稍提起了警惕心,直到房内又传出一阵熟悉嗓音哼出的异国歌调。还真算是个惊喜,阿尔弗雷德轻笑着上前旋开门锁。

“嘿!这回干的不错嘛,好小子!”基尔伯特反坐在书架旁的椅子上,扬起手中的烈酒晃了晃朝来人扔去。阿尔弗雷德伸手接住酒瓶,瞄了眼瓶身上的标签又笑着把它扔了回去,“那当然!还有,hero我还没到年龄!”。 “呿,不识货,这可是上好的梅花国国酒。”基尔伯特又拔开酒塞咕噜地喝了一口,却带着遗憾的口气说到,“哦,还是我家的黑啤好喝。”阿尔弗雷德没有回答他,只是笑着把一直没空换下的被雨水侵湿的军服外套脱下,挂在壁炉前的衣架上,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他想还是黑桃国的酒更香些。
“怎么?这回真要回去了?”在抬头看到阿尔弗雷德双眼中毫不遮掩的自信与野心时,他想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国王的位置可不能总是空着,不是吗?”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看着他回话,只是望着窗外的某方。眼中的炽诚、渴盼、野心,尽显无疑。
王都,亚瑟,我即将归来!
基尔伯特收回目光,盯了瓶口半响,开口道,“王都的事情我不会干涉,也没有那个权利。”他抬起酒瓶晃了晃,透过透明的瓶身和晃动的无色液体窥视着另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接下来又要做些什么呢?”
“别担心,英雄早已计划好了一切,国王的位置非我莫属。”坐在那人身旁的也只能是我,但在那之前,在那之前……
阿尔弗雷德攥了攥垂挂于胸前的长条吊坠,嘴角不禁勾起弧度,双眼犹如火焰燃起般明亮、耀人。
一如所料的自信回答,基尔伯特听后也只是耸了耸肩,将未喝完的酒重新塞上酒塞放在地上,“我不会做额外的事,也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当然,英雄从不食言。”

Chapter 01

热,热,好热。
吵,吵,好吵。
是火焰,是令人惊悸的叫喊。
是灾难,又是新生。
有人的背影逐渐远去,有人的身影缓缓靠近。
表针走动的声音嘀嗒回响。
头痛欲裂,意识混杂交织。
有谁轻语于耳侧,他说,她说,它说……

“日安,先生。”
向一旁驻足问安的女仆点头致意,霍华德缓步走向走廊尽头的房间,那是独属于Queen的休息室。
稍微用力旋开雕刻着蔷薇花叶的铜制把手,入眼见到的便是坐在窗边手执茶杯低头沉思的黑桃Queen。
“日安,陛下。”
“日安,霍华德。”
亚瑟回应了霍华德的问候,却只是将茶杯放回杯垫,盯着那回荡着波纹的红色液体,依旧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您有心事?”霍华德倾身问道。“不过就是那样,没有别的。”霍华德用余光瞄了一眼没再冒热气的茶水,便决定不出声了,他想,今天小少爷的心事并不只是那些。
“我有种预感,霍华德,有什么将要发生了。”他抿了抿下唇,继续开口道,“一个梦,从前经历的,还未见过的,有人在低语着什么,然后,我看见了他。”
霍华德张了张嘴唇,却只是开口提醒了另一件事,“茶凉了,陛下。”
“嗯,走吧,早议要开始了。”

“那么,如果诸位还有要事请尽快提出。如果没有,这次会议就到此结束。”坐于会议长桌一端的金发男子扫视一眼长桌两边的大臣,在确认没有人要发言后宣布会议结束。
听到会议宣告结束的黑桃Jack也如同其他大臣一般缓缓起身,简单收拾了桌上的会议资料后准备离场。然而,一把清冽的声音叫住了他,“Jack你留下。”黑桃Queen突然的发声使在场的大臣轻轻瞄了眼他俩,却又习以为常地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继续着各自手头上的事,而被点名的黑桃Jack也只是轻叹一声又缓缓坐回原位。
在确认会议室除二人以外再无他者而会议室的大门也带着一阵微弱的翠绿色悄然关上后,黑桃Queen开口道:
“好了,现在该来说说我们的事了。”
黑桃Queen带着些许期待的眼神看向黑桃Jack,但回应他的依旧是黑桃Jack轻抚额头目光下移带着遗憾的回复,“我很抱歉,亚瑟。”听到这一往如常的回复,亚瑟原本期待的眼神又一点点地跌回失落,伏在会议桌上的手攥紧又松开。他直直盯着黑桃Jack,不甘心似的再问上一句,“依旧没有他的消息吗?还是说……”

是询问,又似质问。

然而黑桃Jack话锋一转,避开了话题,“但这次倒是发现了些有趣的事。”亚瑟也不在意话题的转变,只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人此时是不会说些无关紧要的废话的。“还记得那个威廉姆斯家吗?”
“啊,那个今早议题里的威廉姆斯?”亚瑟接下话题,说着顺手翻开了今早的会议资料。“对,那个继承者总算上任的威廉姆斯,你或许该去会会他们的新家主了”黑桃Jack顿了顿,目光移到亚瑟脸上,“他,长的很像你要找的那个人。”
不出所料的,倏然上扬的眉毛和微张的嘴唇皆透露出其惊喜的心情,“你是说!那家伙就是……”然而骑士又一次打断了亚瑟的猜测,“不,他不是。”
“但他似乎有个幼年夭折的孪生兄弟,刚好也叫阿尔弗雷德。”

估计着黑桃Jack离开得足够远后,亚瑟用魔法示意一直静候在外的护卫兼心腹入内。“霍华德,你那边的消息如何?”他沉声道,目光在那页关于威廉姆斯家的资料上打转。
“这边也没有收到关于阿尔弗雷德少爷行踪的消息。”霍华德俯身轻声回复着。
“是吗,那你觉得耀呢?”亚瑟的目光越过眼前的霍华德,直直望着刚才王耀离去的方向。霍华德噤声不语,而亚瑟也没有等他作出回复,“我猜他是早知道的。”

耀,你在为什么而愧疚?你在,隐瞒什么?

抬手合上那份印着马修·威廉姆斯的名字的资料,起身,整理衣着,昂首,向前迈步“好了,接下来我们该去准备一下给威廉姆斯家的贺礼了。”
“你觉得Queen亲自去祝贺怎么样?”
“想必是荣幸之至,陛下。”

-TBC-

PS:扶额表示愧疚、羞愧,目光下移表示撒谎——参考自美剧《Lie to me》

重修了一遍,加了一些伏笔,改了下些许细节描写。
希望没有变得更糟糕被嫌弃,如果能够喜欢就太好了!

评论
热度 ( 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