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梅香咸鱼

是这里,在这里。
低产写手在夹缝中生存,
拙劣日翻每天都在摸鱼。

© Gun—梅香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米英】Gain my Queen 【重修】02-03


其实主要就是03章后半段部分的内容添改了

Chapter 02
清脆有劲的马蹄声踏破了清晨的寂静,尘土在疾行的马儿身后扬起。随着传信官携着前线战报的到来,克洛克王城将迎来意义非凡的一天。

一声长吁,矫健的马儿勒住了飞踏的蹄。年轻的骑马者朝早早待于门前的老者打了声招呼,起身一个利落跳下,将连着披风的帽子摘下露出灿金色的发。老者牵过缰绳,侧身让出门道,“大少爷在书房等着了。”低头抚了抚马鬃不再多言。“谢啦,劳尔!”听到来者清晰的呼出自己的名字,老者惊讶的朝年轻人望去,却只看到那人径直走入门内的背影,坚定,决绝,一如十三年前那瘦小身躯。一个熟悉的名字噎在口中呼之欲出。

从偏门进来同从正门进来不同,要拐上好几处才能到主人的书房里去,更何况这三更半夜的,要找清道路并不算容易。但这对于来者而言并非难事,童年那部分并不美好的回忆足以让他记清道路。
“嘿,兄弟!”一把打开房门,洪亮的招呼声把坐在办公桌前打盹的主人吓了一跳,而罪魁祸首却只是笑着看对方被吓得慌乱起来的样子。看清来者,马修有些晃神,几乎是瞬间就确认了来人的身份,猛地从桌前站起,快步走到跟前,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他的声音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阿尔!我的兄弟!你可算回来了!”阿尔弗雷德以同样的力度回抱了他唯一的血缘兄弟,轻缓却饱含坚定地开口道,“嗯,我回来了。”

“最近过得可还好么?”在久别重逢的激动过后,兄弟二人并肩坐在壁炉旁,就如儿时为抵御孤独与恐惧一般紧紧靠着。“好呀,还能坏到哪里去呢?”马修看着壁炉里闪烁的火花,听着树枝在燃烧中不断产生的噼啪声,心中是久违的与表象一致的真正的安定与平和。“说说你吧,阿尔,如今我对你几乎一无所知。”阿尔弗雷德朝壁炉里扔了一小段树枝,小小的树枝并没有使火焰更盛,只是让它稍稍闪烁一番罢了。
“我的故事啊,说起来不长,也不短。”看着那双同幼时一般湛蓝的瞳,马修带着温和的笑容侧了侧头,没有言语,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看到兄长那同昔日并无二致的温柔笑容,阿尔弗雷德不由得感到心头一阵温暖。他回以慰心的微笑,将目光重新转回壁炉里闪烁的火花。将自己在过去十三年的种种遭遇缓缓道来,“十三年前……”

“这样,让你在外面受苦了”马修听阿尔弗雷德讲着他过去发生的种种,他的情绪也随着事件的发展而起起落落,而到最后他只是再次拥抱他的兄弟,并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告诉他一切不幸都过去了,以及欢迎回家。“愿爱丽丝祝福所有在过去帮助过你的人。”闻言,阿尔弗雷德也轻轻拍了他的肩。接着,阿尔弗雷德为他回到此地的另一个目的缓缓揭开了序端。“实际上,在过去中给予我安身之所,养育我长大的那位先生,你也认识。”
他又朝壁炉里扔了一小段树枝,火焰依旧只是稍微闪烁一番,然而不断的加薪行为确实维持着火炭的消耗,再扔上几次,火焰也许会更盛也未可知。
“确切的说,全黑桃国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他的人。”他开口道,微垂的眼睑下蕴含着怎样的情绪在火焰明灭的阴影下显得晦暗不明。

高举手中的传令牌,疾声呼喊着:“莱尔城急报!莱尔城急报!”传信兵疾驰进了刚刚佛晓的克洛克王城。为传信兵而开的城门缓缓闭合,守在城头的士兵目视传信兵的离去,眼里闪动着雀跃的光,只因那份战报牵系着每个黑桃国人的梦想。

Chapter 03
盛夏的蝉鸣绵绵不绝,繁茂翠绿的枝叶遮住灼热的阳光映下一片宽阔又凉快的余荫。孩童们在那凉荫下嬉闹着做游戏,这会是个充斥着欢快嬉笑声的夏季。那本该是个同以往一般的和平夏日,如果没有发生卡维尔之乱的话,本该是如此的。

“嘿!打起精神来,伙计!”拉维奇拍拍同行者的肩膀,试图鼓舞他们进入作战状态。从收到的情报来看,那个柯克兰家的小少爷将经由这条大道前往柯克兰庄园,因此他们打算埋伏在这大道两旁的小树林中夹击这支敌方的援兵。一切皆已准备就绪,现在只等那个柯克兰家的小绵羊踏入这猎圈之中。

亚瑟其实早早就察觉到了这条大道的不妥之处,但他没有明言,只是和几个同伴打了眼色,表面上一切如常。马儿轻踏着铁蹄前行,好似精疲力尽般慢悠悠地走着,而马匹间的距离却是保持得恰到好处,黄土在马蹄下扬起一片低薄的尘雾。亚瑟轻轻攥着缰绳,皱了皱眉,他不太确定这究竟是他无聊的兄长们的恶作剧还是真的有不知目的的敌军在埋伏,毕竟他也算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威塞恩的近况他并不了解。而在踏上威塞恩的那一刻,他确实感觉到有股什么力量在呼唤着他,这种感受实在微妙,同时也难免让他有些不安。
他是收到了家族的急召而回的,而急召上只是让他赶在7月23日之前回来,却未言明是谓何事。虽然想过可能是家族发生了什么大事,可却从未想过会严重到在柯克兰庄园前500米不到的距离内被伏击。但镇定如他,很快就接受了现状并反应过来下达了作战部署。

无知的绵羊已踏入伏击圈中心,时机正好,拉维奇一跃而起,魔法加成的红光从手臂一直萦绕到剑身,而这一记重击却被对方以轻盈的身法躲去,甚至都没有离开马背。

亚瑟看着眼前这个带着灰色头巾的男人,虽然身上的魔法气息不算强,但从适才的交手可以得知对方确实是个受过训练的法战士,而且招式风格颇为熟悉,就像这个岛屿上的另一个大家族中基础剑术的一种。“卡维尔?”亚瑟发问,但对方没有回应,只是紧抿下唇,紧握着剑的两手也微微泛起青筋,仿佛在为接下来的招式做蓄力准备。这个柯克兰确实不一般,作为黑桃国第一魔法世家的成员,魔法能力自不必说,而其近战能力竟然也不可小窥。拉维奇在与眼前这个柯克兰家的小少爷交手后如是判断着。因此,他更要拼尽全力在此处拖住他,如果可以最好就此终结了他。他是个棘手的麻烦角色,绝不能让他活着抵达城中的主战场。
然而,事与愿违,他们很快就被敌方看似松散的队伍打乱了节奏,被击败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拉维奇左腹受了重伤,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了。而正当他想拼尽余力最后再一次进攻的时候,那个依旧坐在马背上的柯克兰家的小少爷张了张嘴,念了些什么,接着便是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卷席了他。

亚瑟接连又问了两次,但都同样的没有得到回复。在与对方一个貌似是领队的人物几次交手后,他决定尽快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战斗。亚瑟的魔法从未在战场上出错过,这一次也不例外,三十多名的袭击者在魔法的迫力下停止了攻击,或跪或趴的粗喘着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冒出,他们被迫感受着来自于魔法的无形压力。“我再问一遍,是谁派你们来的。”亚瑟沉声发问,他不希望回答他的依旧是一阵沉默。“卡、卡维尔……”亚瑟朝发声的地方看去,是一个趴伏着的年轻男子,看那稚嫩的模样估计也是第一次出战。“目的?”亚瑟稍微缓解了男子身上的魔法压力,“伏击经过此处的柯克兰援兵”。

柯克兰庄园前院栽有一片小小的蔷薇园,那是专属于亚瑟管理的小块种植地。以往,蔷薇们在亚瑟的精心养护下总是显得如此惹人怜爱又朝气蓬勃。即便是后来离家,也特地托付了值得信任的园丁好好照顾,然而,如今映入眼帘的却是东倒西歪,花叶尽损的蔷薇们残破的躯体。在心中为这些不幸的花儿默默地怜惜着,亚瑟急急踏入柯克兰庄园的前厅,入眼所见也是一番仿佛被强掠过后荒乱景象,心中暗暗一惊。又接连查看了相近的几个房间,也是同样的状况,箱子和柜子都留下了明显的翻找痕迹,各色物品乱作一团,但唯独缺少了一些在敌人抢掠后不可能不留下的某些痕迹。亚瑟顿了顿,稍作思考一番,转身就朝某个熟悉又厌恶的方向直奔而去。

就在亚瑟皱紧眉头急切地推开斯科特房门的那一刻,他就确信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被耍了。不为别的,光是看到那几张自幼时起便印象深刻的十分欠揍的满是戏谑的兄长们的笑脸就知道了。
“哦,快瞧瞧他,我们的蠢弟弟。”帕特里克眉毛一挑,放下茶杯,咬了一口司康。
“来得可真及时。”斯科特甚至头都不抬,低着眉眼,继续擦拭着手中的长剑。
亚瑟暼了斯科特和帕特里克一眼,决定无视他们的挑衅。“不解释一下吗?”
“如你所见,这里被抢占了。”
“哦是吗,可我都没有瞧见任何一具尸体和一处血迹,而你们还在这儿!”
“这可以解释。”
“包括我的蔷薇?”
“成大事总要有点牺牲不是?”
“抱歉,我还真没看出这跟我的蔷薇有什么关系。”
“好吧,那是个意外,意外。”
亚瑟生气地瞪了一眼帕特里克,他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的买下这笔账。
帕特里克看着他那怒目横眉的模样,甚至要怀疑他的鼻孔待会儿是不是会喷出火息来。见状,帕特里克只好朝威廉眨了眨眼求助。为什么不是斯科特?哈,他只会把事情搅得更糟!
威廉放下了之前假装在看的书,轻咳两声以引起注意。“要我说,帕特里克你真不应该开口。”帕特里克只是耸耸肩,不再说话。
“长话短说,我们遣散了庄园的佣人让那些愚蠢的家伙暂时占领,产生错误的判断,并用几支小队将他们引去科尔莱特的城堡。同时,我们暗中在城堡西部和南部的城中集兵,等着你的到来好一击围剿他们。”
“然后你们都聚在这里?”亚瑟眉毛一挑,表示对这三位兄长智商的担忧。
“别担心,西部有霍华德,南部设在西斯里森林附近,你知道那里有什么。”
“谁担心你们呀,我只是怕老爹会气得从地里钻出来。”毕竟柯克兰庄园如今,好吧,曾经的瑰丽也有相当一份功劳归属于前柯克兰伯爵。
“哦哦,他才不会,他有那么优秀的儿子们在!”
“好了好了,威廉。”斯科特轻声叫停了他们无意义的拌嘴,将保养完毕的剑收入鞘中。“我将动身前往南部的科力尔,接下来的计划你们讲给他听。”说着就往门口迈去,完了还要随口抛出一句,“对了,放任他们袭击你是帕特里克的主意。”
“什么!?明明是你说要找点乐子什么的!”突然被点名的人惊得从座椅跳起,连红茶和司康也丢下不顾,气冲冲地直奔走出门外的斯科特而去,一副誓要好好理论一番的势头。
威廉看了眼门外走廊上已经争吵起来了的兄弟,回头对亚瑟说:“看吧,比起他们,果然还是我比较好。”然而回复他的并不是对方的满怀着感激的认同,而是撇着嘴一口道破事实的不屑。
“得了吧,忠于看戏的旁观者。”
显然儿时由兄长们带来的种种遭遇早已让亚瑟看清眼前这人的本质。
-TBC-

评论 ( 1 )
热度 ( 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