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ūn—六月左右

是这里,在这里。
就是一条上岸的咸鱼。
低产写手在夹缝中生存,
拙劣日翻每天都在摸鱼。
摸鱼使我快乐,哈哈哈哈哈嗝。

© Gūn—六月左右
Powered by LOFTER

【米英】Merging,just like a melted candy 02

神都拯救不了的排版orz

•普设

Part 2.
舌头卷动着球形的硬质糖果,吮吸吞咽着由此分泌并变甜的唾液。我坐在院中心供孩子们攀岩玩耍的攀爬架组合上,1米多高的矮双杠可以使我的视野更加宽阔。听说今天会有新的孩子过来,我便早早爬上了这高地,好让我第一个看看来的是哪个小可怜。
我和安东尼奥打赌,看看谁能第一个看到下一位新人,我原本胜券在握,因为他今天值日打扫教室,而我不用。但我听说他打算逃课赶在我前面回来,这可不行,虽然很对不起谢莉尔老师,可我还是决定要逃掉她的两节课好赶在安东尼奥前回来,谁让赌约是让输了的那个人帮对方吃两个星期的青豆和胡萝卜呢?这实在是太诱人了不是?
也许我真的回来太早了,我坐在双杠上荡了好久的脚,也没有看到任何新的面孔。等待总是那么漫长又无趣,直到嘴里的糖果都化得没了踪影也尚未结束。
终于,我听到莉莉丝说话的声音和一阵爽朗响亮但陌生的笑声,我把目光转向笑声发出的地方,接着我便看见一个脑门上贴着块纱布的金发男孩跑了过来,他注意到了我,抬头咧着嘴笑着对我“嗨”了一声。我没理他,翻身缓缓从杠上下来。人算是看到了,莉莉丝也马上就要过来了,我得赶快离开这里。他又“嘿”了一声,我回看了他一眼,还是转身跑走了。我想,我不仅赢得了两个星期不必吃那些绿色圆球和红色方块,还知道那孩子有着一头漂亮的蜜金色头发和一双好看的湛蓝色眼睛。

然而,在吃晚餐的时候,我还是和安东尼奥一起被莉莉丝训话了,她质问我和安东尼奥为什么要逃课,安东尼奥嘿嘿地傻笑,我沉默着什么也不说,最后只是说了句“对不起”来道歉。莉莉丝很无奈但她还是放过了我们。我很奇怪莉莉丝是怎么知道的,明明我已经特意避开她了。至于安东尼奥,他太不走运了,竟然在逃课的时候被恰巧来巡视的校长抓了个现行。
我吃完晚餐回到卧室没多久,莉莉丝领着那个新来的孩子进来了,说是只有我的房间因为路德维希被接走了有空位。莉莉丝帮他铺好了床铺,在走前让我以后尽量多照料着他。我除了点头答应以外还能有什么别的好选项呢?

他有点不对劲,在莉莉丝把他领进门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他在回避我的目光,这不对,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敢直勾勾地盯着我傻笑!我不说话去写我的课后作业,他也不说话默默观察着我,小小的房间内顿时安静得只能听到笔尖摩擦书页的沙沙声。长时间被人盯着看无论是谁也无法忽视,这让我浑身不自在,所以我先发言打破了这令人难受的安静。“睡觉吧,我去关灯。”他嗯了一声回应我,终于收回了目光。我看着他脱下鞋袜钻进被窝,也关了灯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的铃声依旧准时响起,我在莉莉丝的祷告声中醒来。我翻身下床,整理好我的被子枕头。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床铺,发现那家伙还在睡,他朝向我侧躺着睡得沉沉的,好看的蓝眼睛此时被隐藏在微微颤动的眼睑之下,闭上的眼睑让眼睫毛显得又翘又长。柔软的蜜金色头发向枕头垂下,其中前额的一撮却与众不同的翘起,尤显精神。他是真的好看,我在心中默默下了如此定论。但我必须得叫醒他,不然我们将会错过早餐,还是星期六的早餐!我不想那样。

等我们来到餐厅,其他的孩子差不多都到齐了。我们在莉莉丝的注视下找到位置坐下,在例行祷告之后才开始进餐。
今天的早餐是煎蛋、炸薯块和茄汁黄豆,还有一杯牛奶,我觉得这很丰盛,也喜欢吃这些,感谢今天是星期六!但我估计坐在我左手旁的家伙不太喜欢,说起来我们两个还没有正式的互换名字,明明我是第一个见到他的。
他看起来无精打采的,盯着盘子里的黄豆缓慢的吃着,我想我应该提醒他一下。我用手肘轻轻蹭了蹭他,“你得吃快点,不然莉莉丝肯定要来说教了。”
他转头有点呆滞的看了我一会儿才点了点头,稍微加快了速度。

在吃完早餐之后,我们开始读书。莉莉丝在上面念一句,我们就在下面跟着读一次。她教我们读什么书,我们便跟着读什么,但大多数时候都会是《圣经》。

“……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到你们这里来……”

我不常把这些内容记到脑子里,我不信基督,不少孩子也不信。我常常觉得它枯燥又无趣,不信教的孩子大抵也这样觉得,但我们从来不敢在莉莉丝面前表示出来,因为那意味着失去一天甚至三天的午餐,还要被扔进名为反省室的小黑屋里,那是惩罚。

这可真讽刺,慈祥博爱的主竟然会不能容忍不信教者的出现吗?

虽然不能在莉莉丝面前展露出不信教的表现,但在早读时间却可以偷偷走神。莉莉丝的老花镜已经不足以让她看清我们的小动作了,她只管我们读的大不大声。

“……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

我看了眼坐在前排的安东尼奥和伊丽莎白,他们拿《圣经》挡在面前,凑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什么。我一边听着莉莉丝的话跟着念出声,一边把目光转回身边,哦,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个低头垂钓的好家伙。
我轻轻碰了他一下,他就像受到什么惊吓似的抬头看我,睁大的眼睛里展现着他的惊慌和羞窘。我挑了挑眉,低声问他,“你还好吗?”他微微摇了摇头却回答我“还好”,接着又小声说了句谢谢。

“……你们所听见的道不是我的,乃是差我来之父的道。”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去玩吧。”莉莉丝合上书本,推了推眼镜。
孩子们欢呼着大喊:
“感谢主——”

“所以,你们把我叫过来做什么?”我来回看着一脸笑嘻嘻的安东尼奥和他旁边坐在攀爬架上的伊丽莎白,瞥了一眼那个今早以来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家伙,“还有这家伙。”
“嘿亚瑟,你不该那样叫他。”伊丽莎白皱起了眉头,她似乎觉得这样很不礼貌。
“但我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我有点恼火地瞪了眼那家伙,他紧张地看着我和伊丽莎白,嘴巴微微张合,似乎随时要说些什么。
“你吓到他啦。”安东尼奥挠了挠头,他有点困扰,他一点儿也不喜欢现在的气氛。
“这可真奇怪,你们不是昨天就呆在一起了吗?”伊丽莎白好奇的目光在我和那家伙身上打转。
我回头看着那孩子,他依旧紧紧盯着我看,眼神里带着点委屈,手指正在不停地搅弄着他的衣服下摆。好吧,我可能语气有点重了,但这绝不是在生昨晚的气,我只是稍微有点不满。
在他那委屈的小眼神攻势下我叹了口气,向他缓缓伸出我的右手,努力使我的嘴角上弯,说:“Good morning, I'm Arthur.”
“我,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愣了一下才激动地上前握住我的手,两只手一起的那种。
“哦,你记得自己的全名。”无关紧要且毫无意义的敷衍回复。
我想要抽出我的手,却发现这小子,啊不,是阿尔弗雷德,的力气特别的大,于是我只好保持着这别扭姿势回头瞪那两个快要笑成一团的混蛋。
“亚瑟,上午好?嗯?上午好?”
安东尼奥抹了抹笑出的眼泪,憋笑让他的肩膀不停地颤抖着。伊丽莎白低头紧紧抱着肚子,肩膀也是一颤一颤的,不知道的人或许会以为她是在无声痛哭。
我当然知道他们在笑什么,虽然我一点也不觉得一个正式点的自我介绍有什么好笑的。
“嘿,你们笑够了吧。”
我又尝试着抽了抽我的手,依旧是无法动弹。
伊丽莎白笑够了抬头看我一眼,又笑出声来,“不过,你们要握手到几时?”
听到这话阿尔弗雷德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松开了手,又摸了摸鼻子,向我道歉。我摇了摇头告诉他我并不在意,只是,看到他泛红的耳尖我的脸颊似乎也烧了起来。

评论 ( 4 )
热度 ( 7 )
TOP